位置:首頁 > 資訊大全 > 頭條日報>"歪嘴戰神"管云鵬,怎么火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"歪嘴戰神"管云鵬,怎么火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4-21 09:48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www.m7544.cn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訪問次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“歪嘴戰神”管云鵬練出了新技能:不僅左邊能歪嘴“邪魅一笑”,還能往右邊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因為他想平衡一下兩頰的肌肉,以免回不去正常的表情,影響今后的表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 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7歲的青年演員管云鵬,萬萬沒想到,入行四年,一直處于演藝圈的邊緣地帶的他,這個夏天忽然因為自己發明的“歪嘴一笑”走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兩個月,管云鵬和他的“歪嘴笑”忽然鋪天蓋地出現在微博、B站等平臺的短時間廣告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們一定都看過——管云鵬飾演的入贅某大家族的“贅婿”,被岳父岳母鄙視打壓,唯唯諾諾,對妻子的出軌也怒不敢言,忽然有一天,一群神秘人上門揭示他的真實身份:天選之子龍王、修羅、戰神、妙手神醫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出演的“贅婿”短視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“真身暴露”,“贅婿”就會自信地把嘴往一旁用力一歪,露出一副“耐克”般的得意笑容,或者大喝一句:“三年之期已到!假裝廢物贅婿隱忍三年,是時候開始討債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平均不足一分鐘的“贅婿”系列短視頻里,結尾通常會留下一個懸念,其最終目的不過是吸引網友下載信息軟件,實現APP的用戶增量,同時增加付費閱讀的收入,但它們的劇情幾乎都換湯不換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管云鵬在“邪魅一笑”幾百次后,偶然一天,被網友模仿,一夜出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圈外的人,包括各路公眾人物如演員、歌手等,也紛紛拿此來作相似的“二次創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可思議的是,種種無厘頭的粗暴邏輯,被揉進一個意味深長而不明所以的“歪嘴邪魅一笑”里,竟形成了一種爽文式的流行文化,一度在快手、B站等平臺的相關視頻總瀏覽量超過了500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,把一件事做到極致,就是一種藝術,那么,把嘴歪到一種獨特角度,歪出劇外,歪成表情包、模仿秀,管云鵬就是當代網絡藝術的典型代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演員需要知名度,但演員更需要作品。“贅婿”當不當得了“龍王”不知道,但27歲的小伙子管云鵬,一直在想當一個好演員的路上跋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 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一個典型的“贅婿”套路是這樣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底層青年愛慕上某赫族世家的女兒,于是入贅了這個家族,但岳父家族認定“非我族類其心必異”,于是誣告男主強奸大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一群“天兵天將”來臨,叩拜男主為“龍王”,或其他諸種天選之子身份,岳父岳母大驚失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主則當即打電話叫手下送來一張價值一億的銀行卡,讓岳父岳母“當場下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處處充滿“槽點”的情節,不僅拍攝、剪輯粗制濫造,邏輯漏洞更是千瘡百孔,但它們充滿了對努力改命論的譏諷,以及對不公的控訴、解嘲,除了在短視頻里流行,也在網絡文學中十分熱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傳統的兩性文化語境里,“入贅”多少帶有對一個男性的鄙夷和諷刺。“入贅”后往往還要受到重重壓迫,就像任何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人,在生活中遭受種種挫敗、低視,常年郁郁不得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贅婿”張東升在家忍氣吞聲多年后,終于有一天“禿然”黑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“歪嘴贅婿”火熱起來的同期,今年六月,一部由郭德綱兒子郭麒麟、宋軼等人主演的電視劇《贅婿》悄悄開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部劇改編自網文作家“憤怒的香蕉”同名原創小說,講述一個現代金融劇透穿越到古代進入商賈之家,淪為身份卑微的“贅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某些網站,贅婿文,甚至占據男頻(大多數男生看的網絡小說)的半壁江山,可見其情節和套路對廣大男性的致命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,“贅婿”題材在近幾年忽然躍上網文和熒幕,成為了繼仙俠、甜寵等傳統爽文題材之后的網文新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在IP改編已成常態的當下,網文流行的邏輯在于依靠免費閱讀博得大量市場占有率,質量往往在其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反向塑造了網絡文學的受眾群體:“爽”字成為黃金配料,從宮斗到玄幻,網文創作者屢試屢“爽”,為消遣放松、娛樂為主的大眾讀者,更是屢試不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爽文,就是各種逆襲和打臉的集合,戳中人在逆境底層里的幻想,諸如“扮豬吃老虎”、“如何最終讓嘲笑你的人羨慕你”等情節營造出來的心理快感,對生活壓力達成一種快速宣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幾年最出名的爽劇如《延禧攻略》,底層小人物幾乎毫不費力走上人生巔峰,反轉一定要與原始設定的反差足夠大,“逆襲”一定要更多靠外力,或玄幻的天命,或純粹的運氣,總之就是不能靠自身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視劇《延禧攻略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管云鵬的“贅婿”短劇忽然走紅,也是迎合了受眾對“天降大運”的心理爽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“贅婿”到“龍王”的轉變,卻并非靠勵志奮斗,而是在生命低谷的至暗時刻忽然接住“天上掉下來的大餑餑”,一躍改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,才是滿足無數人對命運不滿的忿怨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氣呵成的反轉、打臉中,觀眾的情緒完成了一次過山車式的高速反轉,得到了一次舒爽的泄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的“歪嘴”,也成了從低微贅婿搖身一變為天選之子的勝利宣告,成為一個代表困頓心理發泄的標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閑 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前,管云鵬在B站發布了首個短視頻,這個27歲的青年演員熱情地向大家打招呼:各位好,我是“龍王”管云鵬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,短短幾天內,這條五分鐘的視頻點擊量直奔近900萬,社交ID“演員管云鵬”的粉絲量也迅速增長至87.3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讓“從未火過”的管云鵬“心里有點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社會似乎有個不成文的規律性:最容易讓一個人走紅的,不是電影和書,而是微博和B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碎片化流量時代,最容易被接收的信息是零碎、直觀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前幾天杭州因浴室玻璃自爆上新聞的“小張”,以#小張這么帥怎么可以受傷#話題登上熱搜。再往前,2017年,還有因眉毛充滿喜感而走紅的小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類最初被當作互聯網“牛皮廯”的段子、梗,短期內飛快席卷互聯網流量市場,被用于新型網文的創作靈感,滲透文字、圖像及視頻,風評也逐漸從“垃圾”晉升為“魔性”,再到“停不下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很少有人關注到管云鵬的另一條自我介紹視頻,他在里面沒有歪嘴笑,沒有提到尬劇,而是淺淺淡淡地說:“我是一名演員,我想要說出自己的故事,想要去探討人生的精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拍戲時的花絮(圖/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從河南大學播音系畢業后,管云鵬參演了他人生的第一部正式電影——《學生兵》,他在這部戰爭劇里演一個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很激動,一試戲就入了,也算是正式入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沒有系統地學過演戲,管云鵬在劇組“被罵了半個月”。半個月后的一場戲里,導演突然夸他好。但他自己不知道好在哪里,鼓起勇氣去問導演,才知道,原來在拍攝過程中,他被其他演員擋住時,他不自覺地挪了半個身位,讓自己擠入了鏡頭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學生兵》結束后,管云鵬毫無意外地被“閑置”了,閑居北京,他對家里的父母信心滿滿地說“一直有戲拍”,但實際上“一直在找戲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戲接,之前簽約的公司和管云鵬解約了,只能靠朋友救濟、借宿和信用卡維生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夏天,他終于聽從父母勸告,離開最后一位借住的朋友家,買了一張火車票,回了河南老家安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家后,管云鵬短暫嘗試過靠別的工作維生。比如輔導藝考生,偶爾接一些小型的廣告項目,平均一個月只能拍三四天,月收入頂多三千。但他內心深處還是想試戲、想演戲,天天都“羨慕別人有戲拍,有活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奈的是,大多數劇組試戲都在北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算了一筆賬——鄭州到北京的高鐵票309元,兩趟就是618塊。最省錢的是綠皮火車,十小時硬座,只要93塊,如果從凌晨出發,那么次日早晨到達,可以省下一夜住宿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來回的路上都穿同一套背心、拖鞋和大褲衩,因為害怕衣服弄臟,直到要見到導演時,再換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狀態一直持續到2020年初,疫情洶涌來襲,整個影視行業遭遇一次大清洗,無數劇組停擺,不那么知名的中層、低層演員只能被迫停業,管云鵬的一些演員朋友也紛紛改行或回老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也一樣,再一次閑置在家里,沒有收入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 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今年五月,在朋友介紹下,管云鵬偶然參演了一系列“贅婿”網文廣告,“(他們說)我長得最像‘受氣包’,贅婿就由我來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種近似流水線作業的拍攝工作,信息廣告行業的抄襲現象十分嚴重,只有保持大量同質的產出,才能勉強維持一個相對的生存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和他在贅婿劇組朋友們(圖/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演員就像工具一樣,填充到固定套路的劇本里,經常沒有摳劇本、沒有練臺詞,來了就上。十幾個人的劇組,只有一個化妝師,編劇、導演輪流客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兩個月內,這個小劇組平均每個月工作二十多天,常常連續十幾天從凌晨到深夜連軸轉,每天大約睡四個小時,需要趕場的時候,就在路上解決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則不到一分鐘的短劇,通常需要打3-4次耳光。但拍攝時有四個機位,所以加起來,每天的耳光要打20多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對管云鵬來說,他“歪嘴笑”幾百次,笑得“法令紋都加深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無奈的是,無論一天在“贅婿”和“龍王”之間切換多少次,片酬都是固定的,日結不過幾百塊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管云鵬不敢停下來,只是鉚足一股勁兒使勁拍,能拍多少拍多少。因為遲早有一天,他要攢夠錢“回北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來不及反應就火了”,是在七月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贅婿廣告時全組在車上休息(圖/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體力幾近透支的管云鵬和“贅婿”劇組里的男二號結伴去青海旅游,路途中,他們突然發現那個標志性的“歪嘴”以表情包、魔改等形式出現在各平臺,僅 B 站上的 up 主根據這些廣告剪輯的合集就達到 420 萬的播放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,親戚朋友紛紛來找管云鵬,質問他“你拍的這是什么啊?你要是缺錢,就跟我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管云鵬忽然升起一種微妙而苦澀的感覺,他愈加期待有朝一日真正被演藝圈認可,被觀眾認可,可以發自內心地“邪魅一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如何評價‘歪嘴贅婿’管云鵬”的知乎問題底下,管云鵬自己去寫長篇回答。他在微博里熱情地與公眾互動,最近開始在B站上傳“贅婿”以外的短劇題材如甜文情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恨不得跟每個人都強調一次:我真的是個想當好演員的演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害怕以“歪嘴戰神”的名字讓人們記住,害怕以后的腳步只能停留在B站鬼畜區,更害怕自己在豆瓣上的評分僅停留于4分以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是“致力當一個好演員的演員”,覺得自己是影視行業寒冬里“比較幸運的那一個”:如果歪嘴歪“出圈”,他也許不會這么快被人認識,但從今往后,他還是希望能出演一些真正的電影、電視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算不用再刻意“歪嘴笑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靠“歪嘴龍王”的熱度,管云鵬算是火了一把,開始接到新劇新劇,參演一部正劇。他也開始嘗試在B站上傳一些自制甜向小短片,竭力想要擺脫“歪嘴贅婿”的標簽,真正去演一些電影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他有時候也感到恐慌——他不敢放開大笑,怕一不留神就“歪嘴龍王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"歪嘴戰神"管云鵬,怎么火的?》更新日期為:2022-01-28 09:37:16;由本站小編進行發布,目前瀏覽的小伙伴達到,感謝你們的支持,后期資源貓小編會繼續為大家更新更多相關的文章,希望廣大網友多多關注資源貓頭條日報欄目,如果覺得本站不錯,那就給我們一個分享的支持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m7544.cn/zixundaquan/wzzszmhd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亚洲MNBAV网站,亲爱的妈妈4韩国完整版观看,成人影片免费看久久影院,午夜韩国理论片在线观看中字